墨城烟柳。挖坑不填中

微信@愔玖,一起来玩啊

自己一个一个删掉了原来自己的心血

等待回炉重照吧

我说今天更新会有小可爱理我吗

你们太高冷了/哭嘁嘁

【露米】爱上你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好的事情(上)

露米!露米!露米!

后面会开车!

ABO向!

不懂的请借鉴前文↓
绝对指令(上)绝对指令(中)

副CP:朝耀

绝对指令的番外,给某位同学的生贺

(1)
帝国247年,首都星
       “爸爸,爸爸,爸爸……”安雅伏在床边拉着阿尔弗雷德干枯的手,“求求你,别死别死。”
        “安雅……我的孩子。”阿尔弗雷德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安雅的头发,“你爸爸……去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想,去见见他了。别伤心了……我的孩子,我已经活了这么久了,我也心满意足了。”
       “安雅公爵!”突然有人扣响了门。“我不说了任何人不得打扰吗?”安雅说道。
        “是我。”门被推了开来,“我是来看叔叔最后一眼的。”
        “罗莎……我的好侄女,我有多久没见过你了。”阿尔弗雷德看着推门而入的罗莎,向她招了招手。
        “叔叔,你就快要死了,你又快要重生了。”罗莎上前摸了摸阿尔弗雷德的额头,“和伊万叔叔当时一样,面向死亡却浑身充满了生的气息。”
        “孩子,你在瞎说什么,死了就是死了,哪有人生重来一次这种好事。”阿尔弗雷德摸了摸罗莎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后笑着说道。
        “罗莎、”罗莎顿了一下,刘海下光芒一闪,“从不说假话,恭喜你了叔叔。你会完成你的愿望的。”
        “傻孩子,你以为你身体内有‘荣耀’就什么都可以做到了,你也太傻了,这么多年多少人为这个死了。”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轻笑道,他很明显想到了……
         他?曾经被他执着认为是情敌的人。
         “叔叔你这样我多说也无益了,罗莎就先行告退了。皇宫还有很多事还要处理呢。”罗莎失落的叹了口气。
        “去吧,孩子。你能来看我一眼我就很开心了。”阿尔弗雷德拍了拍罗莎的手背,“安雅,去送送罗莎。”
        “是。”安雅送了罗莎出了房间。

         “罗莎……你说爸爸挺不挺的过今天……”安雅问道,“你直接说好了,我相信你的能力。”安雅的手握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不能。当月光照到耄耋之时,即魂魄归去之时。圣人将引领他通往新世界。”罗莎停了下来,拍了拍安雅的背,“这是我预言到的。你自己想想吧,叔叔已经寿命已尽,无力回天了。别再尝试了,放他走吧。”
        “爸爸已经走了,我不想再失去他了……”安雅失声哭到。
        “总有一天你们会再团聚的,在新的世界。”罗莎再次拍了拍安雅,意味深长地留下一句话走了。
(2)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醒醒,醒醒……”
         皎洁的月光铺满了床铺,给暗色系的房间装点上了一层神秘的银纱。
        “你是……”阿尔弗雷德模糊中看见一个人影在推自己,朦胧的月光给他更加增添了神秘。
        “活这么久都忘记老朋友了吗?”那人想到,“是不是早先年多吃了写油脂,到了晚年脑子被油脂填满了?嗯?”那人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不是早先年一直把我当情敌的你忘了?”那人有些气愤的说道,“某些人啊,当年可把我害惨了。”
       “你是……你不是……”阿尔弗雷德有些不相信自己眼前的人影,艰难地挥动手想要去触摸他。
       “你都这么老了,现在都动不了了吗?”那人坐在床边,手拉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年轻时的报应啊。”
        “有温度的,有温度,是暖和的……”阿尔弗雷德激动的留下了眼泪,“你现在还活着,亚瑟是不是也还活着……是不是……”
        “傻孩子,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愧疚?”那人摸了摸阿尔弗雷德的头,“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在意。他当然还活着啦,不要太快活了,天天和伊万顶嘴呢,他还说当年就不应该将你嫁给伊万那个短命鬼的。”
        “王耀!现在是我比你年龄大,别乱摸我头叫我傻孩子。”阿尔弗雷德根本没听出来刚刚那句话的注意点,“等等,你说,伊万还活着,他还活着。”阿尔弗雷德摇了摇王耀的手。
        “你个傻的,这么久才反应过来。”王耀笑着又敲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头,“他当然还活着了,我们都在等你啦,阿尔弗。伊万已经等了你那么多年了。”
        “那个傻瓜,害我伤心了那么久。”阿尔弗雷德喜极而泣,擦着眼角边的泪水。
        “阿尔弗雷德,你愿意和我走,离开这个世界。”王耀发出了邀请。
         “我……我……”阿尔弗雷德做了很长的停顿,似乎是在犹豫,“我愿意。”
       “那好,”王耀似乎是料到了这个结局,“这个过程有点痛哦,要忍着点,一觉醒来你就可以见到了伊万啦。”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
       王耀的手在阿尔弗雷德额头一点,从他身体里取出了一团金色的烟雾,装在了玉瓶中。
        “重生吧,阿尔弗。”王耀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准备转身离开。
        “准备走了?”房间的阴影走出来了一个人,熟悉的声音问道。
        “嗯,这次我就是来接收阿尔弗的。”王耀的身形顿了顿,回答道。
        “你还会再来吗?”那人继续问道。
        “会。”王耀做出来肯定回答,“我不会抛弃任何一个的。”
        “你们俩当年不就是抛弃了我吗?!我亲爱的父亲!”罗莎质问道。
        “当年……”王耀失神了一会,“当年是个意外,我和亚瑟也尝尝为这件事而愧疚。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罗莎。超出了我和亚瑟的想象。”
       “我,我就是不明白,当年到底是这么了,死的死,伤心的伤心。”罗莎哽咽着说道。
        “下次等我来接你的时候,你会明白的罗莎。”王耀的身影渐渐在月下模糊,化作一阵烟雾消失了。
       罗莎随着王耀的消失,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身影也随之融入进了黑暗
        帝国247年,前布拉金斯基公爵夫人,亚瑟大帝的亲弟弟,拥有上将军衔的阿尔弗雷德殿下在月光下结束了他的一生,享年286岁。与其丈夫布拉金斯基公爵共同安葬于科尼金斯基公墓。

(2)
联盟298年,英吉利王国
        “听说了吗?那个被插到联盟里的布拉金斯基公爵长子居然突然之间回来了,还直接面见陛下了呢 。”
        “是啊是啊,可是亚瑟王子亲自去空间站接的呢。听说可是带了个粉嫩的小男孩回来呢,像是从东边地区来的。”
        “诶诶,这我也知道。有人猜是这位公爵继承人的儿子呢。听说回来就住在公爵府中呢,不会要公开是……承认身份了吧……”
        “闭嘴!”清脆的瓷器破碎声打断了侍女们的窃窃私语,刚刚摔杯子的少年正气汹汹的叉着腰。两个侍女一惊,连忙行礼,“阿尔弗雷德王子殿下。”
       “你们两个是不是放松放习惯了,不找事情去做,还在这里嚼舌根!”阿尔弗雷德破口大骂道,完全抛弃了王室礼仪,看来是刚刚的话完全激怒他了。
        “好了,阿尔弗。”坐在桌前品茶的男子说道,“你的行为该改改了。”男子眉头紧皱。
         “亚瑟王子殿下!”两个侍女再次惶恐地行礼。“退下吧!我下次不想听到这样的话了。”
         “是……是!”两位侍女慌张地跑开了。
         “阿尔弗,”亚瑟将视线转会到了这位自己的亲弟弟身上,这位小祖宗简直是亚瑟的心头肉,也是亚瑟最为头疼的。其捣蛋的能力在首都星也是数一数二的,“伊万带回来的小孩已经十六岁了,我们给他测过骨龄了,只是表面看着有些小,你也不要听别人的谣言,按照年龄算他不可能是伊万的儿子。”
        “我知道错了,不该发火的。”阿尔弗雷德嘟起了嘴,有点懊恼的说道。
       “亚瑟王子殿下,伊万子爵带着王耀觐见陛下,陛下请您过去呢。”茱莉亚打断了他们兄弟俩的谈话。
        “茱莉亚女官,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不能让父王久等了。”亚瑟回礼,站起来说道。
        “我去父王那,别捣乱了,知道吗,等会乖乖回去上课。”亚瑟摸了摸弟弟的头,嘱咐了一番,跟着茱莉亚走了。
        “讨厌。”阿尔弗雷德用勺子用力搅了一下红茶,生气的嘟起来嘴。

我似乎很久没更新了……

每次想码文手机就自动关机不能怪我/正直脸

似乎绝对指令没跟完我就开更番外了/哭(´;︵;`)

我得谢谢我的绝对指令,他第一次让我感受到了有人读我文的快乐

他也帮我破了100fo,我好像后面开车长粉比较快/泪_(:з」∠)_

不过还是谢谢你们的关注,谢谢你们

爱你们(ɔˆ ³(ˆ⌣ˆc)

最后说一句,能给点评论么,没评论真不知道自己文笔怎么样,跪求评论啊!
我的评论比我寒假刷的试卷都少

最后

鞠躬

墨城烟柳多谢你的观看

希望能给出你的评价

谢谢

逃婚

和罪徒是一个系列的

        大概谁都知道,东边的东临岛的底端是一座监狱,曾关押着四岛九洲罪大恶极的囚犯,不过在东临岛与北雪决裂,这里就不再关押罪犯了。
        这里关押,不,应该说是禁锢的是东临岛的前任岛主,东临龙族的前任族长,王黯。
        关于王氏兄弟与布拉金斯基一族的故事,先放到一边,我还是来讲讲让西魔霸王丢进脸面的事吧。

        东临岛底部的黑水监狱迎来了他的熟客。
        熟悉的脚步声,惊醒了黑龙。他张开双眼,在看清来人之后,又闭上眼睛。
        “你有来干嘛?不是叫你不要来了吗?外面人起疑心了这么办。”黑龙哼了一声说道。
        “没,办法……哥哥你又不在族内,上次大战,我族几近被灭,再加上你一离开,就没人来撑场面了。东临已经势弱了。西魔一直在给我们施压,北雪也是,自从上次把他送回去过后,那孩子就没正常过……”被黑斗篷这的严严实实,在听着语气,是个四岛的人都应该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吧。
        “哥哥有心也无力啊!”黑龙叹息了一声,化成了人影,一条条锁链囚住了他的四肢。他的身后是一副冰棺,“这诅咒囚住了我,让我哪里也无法去。”
         “可是,可是……”王耀欲言又止,“咳——咳……!”巨大的咳嗽声,响彻了整个深谷。
        “你……这又复发了?!”王黯顿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听说北皇已经病入膏肓了,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吧。他,又生效了。”
        “不过,这有少了一次,等剩下一次来完以后,我大概也就可以放心休息闭关一会了。”
        “因为我也是苦了你了。”王黯回答道。
        “我有东西想寄存在哥哥这。”王耀的手中对了一枚金色的内丹,王耀上前,将金丹放在了王黯真好够不着的地方。
        “这是……你的龙丹?!王耀你疯了吧,这会折寿,折修为的!”王黯喊了起来。
        “还请哥哥保管一下。”王耀说完就转身离去,不停王黯的叫喊。

        “大哥。”王嘉龙看王耀从谷里走出,轻唤了一声。“恩。”王耀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张苍白如雪的面庞,“听说,霸王那边的聘礼送过来了。”王耀没有停下脚步,王嘉龙跟在他身后。
        “是的,婚期也订好了,长老们也同意了,晓梅和濠镜正在凑点您的嫁妆。”
        “准备了也是无用功,我迟早要负了他的。”王耀叹了一口气,瞬间不见了踪影。王嘉龙愣了愣,许久才跟了上去。

        “你说说,这么会这样!很好的人怎么就不见了?”王嘉龙不停的在大厅中踱步,很显然,作为今天主角之一的王耀失踪了。
        “不会是因为我们逼他了吧,生气了,逃跑了?东临龙族族长怎可如此不为岛上苍生所想。”坐在一边的三长老哼声道。
        “老三,噤言。小耀不是这样的人。”坐在首座上的老妇人说道,“自北皇开始生病那天起,这小子就开始不正常了。定是有什么心事。”
       “阿姐的意思,不会是小耀和北皇有那么一腿,两人逃婚了吧。”坐在老妇人下手的老者说道。
        “不可能,前任北皇可是差点害死了大哥的。他们绝对不可能的。”王嘉龙抢白道。
        “小子闭嘴,我们几个说话岂有你插嘴的地方。”一直没有动静的四长老出了声,“我认为阿姐说的不是全无道理。”
        “什么都没有道理的,愿不愿意本王交流一下?嗯?”一道身影跨入了大厅,环顾了一下,皱眉道:“我家耀呢?”
         “霸王!兄长还在里面,请您稍等一会。”王嘉龙做揖道,额上不停的冒出冷汗。
        “哦?还没好吗?那本王等一会也无妨。”亚瑟轻车熟路的搬过凳子坐下。
        “不用等了!”三长老第一个受不了这诡谲的气氛,突然拍案而起,“那不孝子已经逃婚了。”
        亚瑟的眉毛一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在说什么?”身旁的木椅瞬间化为粉末。空气中的元素因亚瑟的愤怒而震动了起来。
        “亚瑟柯克兰!”一阵龙吟响起,压制住了元素的暴动,“你别以为你被封西魔霸王就可在此胡闹!”老妇人啪桌而起,强大的龙威在空间内蔓延,两股强大的势力碰撞,所有人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老三!这件事完后给我去黑水死牢待个几年,好好改改你的脾气!”老妇人向三长老下达了最后通碟。
        “姑奶奶何必如此生气呢,三长老本来就欠收拾,您又不是不知道。”有人含笑从没叫走了出了。
        “你不是他……”亚瑟看了一眼王黯说道,“身上又有他的味道……”
        “我当然不是他了,我做东临岛主的时间都比你的岁数大。”王黯笑着说,“我可以告诉你,王耀已经不在东临岛了,他现在在哪我知道,但不可以告诉你。”
        “你!”亚瑟咬牙切齿的说出了一个字。“下次四岛会议前我会告诉你他在哪,但是也请你不要怪我的弟弟,他自己也是迫不得已的,他连自己的龙丹都留了下来,现在放你那吧。”王黯将手中的龙丹扔到了亚瑟手中,“时间一到,你只会找到。请回吧,西魔霸王。”
        “哼!”亚瑟拂袖而去。
        “希望你能早点回来吧。”王黯嘴角慢慢的留下血迹。王黯的身侧裂开了空间裂痕,一条条锁链将他推了回去。
        “都是我的错啊!”

我觉得再写下去可以开个小短篇了

下次就讲老王为什么要就伊万的原因

18好开始日更

考完试了有些莫名激动

       

摆渡人

片段式脑洞

1.
      “请稍等一下吧各位,接下来的路将由冥河摆渡者带你们过去。”王春燕在岸边停了下来,摇响了岸边挂着的铃铛。
        “人到了?”声音从迷雾缭绕的河上传来。
         “十三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真好四殿八司在加上一位冥王。”王春燕回答道。
        “是吗?”那声音很玩味的问道。“哥哥放心,这可比上一届强多了,都是最优秀的‘天定者’。”王春燕肯定的说道。
        “我记得,第一届的时候你也这么说过,姑且看看吧。”船头出现在了迷津之中,船上站着一位全身笼罩在黑色中的人影。

2.
        “先说一下我的规矩。”王耀摘下了兜帽,露出了清秀的脸庞,明亮的琥珀色眼睛在黑夜中格外显眼,额头有一枚妖艳的花钿。
        “早上赶路,晚上睡觉。每天我会准时到达你们任职之处,送下去一个人。”王耀说道,“每天,我会说出要到的地点,你们每人要根据地点说出一个自己一生中的真实事件,我会根据你们说的故事,来判断你是否在此处下船。”
        “最后,如果你说的故事可以感动我,让我流泪的话,那你就是下一任冥王。”

3.
        “我不属于这里,我来自寰宇。”
        “我曾是东极灵仙,就因为爱上了他,我来到了这里。”
         “为了找到他,我一直在摆渡,摆渡亡灵,就是为了能找到他的一绺残魂。”
        “结魂灯已经亮着这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回到我的身边。”

4.
        “谁说的,我一直在你身边啊。每一届的召灵我都参加,我觉得能看看你就是幸福了。”
         “如果,是神阻挡我们在一起,我愿意为了你而弑神。”
           “我永远爱你,我的小耀。”

5.
         “欢迎回来,我亲爱的冥王大人。”

脑洞啊脑洞

猜猜有哪些CP嘞

CP待定,可添加

罪徒

       “本教会罪徒王耀,因偷窃圣地秘宝,导致教会动荡,特处以火刑!”
        主教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广场上,在台下的教徒怒目看着被骑士压上台的“罪人”。
        长发散乱的披在了肩上,背后伤痕累累,脸上满是血污,受过惨烈酷刑的他,已经没有当年的风华正茂,可绝望仍然没有侵蚀他明亮的琥珀色眼睛。即使受万人唾骂,他依旧挺直着自己的腰。
        “罪徒王耀,在行刑前,可还有什么话要说?如果有遗言,教会会传达到你家人手中。”主教居高临下的看着台上挺立的身影。
        “没有。”王耀抬起了头,对着主教讽刺的笑了。
        “那好!行刑!”主教说道。“第一下。”王耀喊到,“可以把我的项链脱下来吗?这是我养母给我的,我不希望我愧对自己的养母。”
        “那好,脱吧。”主教皱了皱眉,但依旧答应了王耀的要求。
        “希望……”王耀脱下了颈上的链子,上面坠着一颗血红色的宝石。
        一滴血悄无声息的融入了宝石之中。“要快点来啊。”王耀低喃了一句,将宝石放在了行刑架的前方。
         他最终被捆在了木架上,火在脚下熊熊的燃烧。
         “我不后悔废了我一切的修为,我不后悔来到这片大陆,我不后悔加入教会,我不后悔我偷了圣地秘宝。这一切都是为了,都是为了……!”王耀喊到,火舌肆虐,似乎伤不到他一分。
       “蠢货!王耀命星闪耀,命未尽。你啊,干了件蠢事。”身后传来了虚弱的声音。
        “教皇大人……您醒了……”主教额头瞬间冒出来。
        “伊万•布拉金斯基。希望教廷有责任承担这一切。”王耀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抬头望着台上站着的伊万。
       “希望你能在地狱之火中活下来,灵力全无的东极灵仙。”伊万手一挥,红色的火舌转为蓝色,“你的那位霸王能在你化为灰烬前来救你。”
        “他啊,一定会来的。”蓝色火焰中的王耀的神情开始扭曲。“我相信他,他可不是你。当年为了利益,害死了我全家四十七口人。”
       “哼,人都是利益的集合体。”伊万握紧了手中的法杖,力气大的简直要把他捏断。
       “我们拭目以待吧。”王耀说道,蓝色的火焰盘上了他的头发,黑色的头发一节一节的消失火焰中,火舌最终开始吞噬他的衣角,皮肤。
        “我来了,耀。”轻轻地声音传入王耀的耳中。巨大的六芒星阵出现在了空中,倾盆大雨而下,浇灭了熊熊大火。
        “以后不准你乱跑了。”亚瑟在空一抓,还在火架上的王耀瞬间转移到他怀中。
        “亚瑟……”王耀抱着了亚瑟,昏迷了过去。
        “亚瑟柯克兰!你是专门过来挑衅的吗?”伊万上前了一步。
        “伊万布拉金斯基,我现在没时间和你纠缠,你大病初愈,还是好好疗伤吧!”亚瑟大手一挥,拂袖而去。
         “好!很好!”伊万重重的敲了几下地。
         台上的血红色宝石慢慢的消失不见了,伊万的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

随笔啊,随笔
我就是个游戏废物,还是写文章好玩

有谁看得懂嘛?

       

       

【朝耀】《论期中试卷》

来互相伤害吧!

《论期中试卷》        出卷人:墨城烟柳
涉及科目:语数英物化政史生地
语文:
1.请根据以下对话来猜测老王和亚瑟的关系:
           “你干嘛!又摸我头……”王耀被亚瑟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行吗?”亚瑟重复了刚才的动作。
        “你要对我家小鸡崽子做什么?!快放开我家鸡崽子。”王春燕大叫着挤了进来,挽住王耀的手臂,眼神中的愤怒不言而喻。
        “干嘛啊!放开我养了两年的奶牛。”亚瑟跨过王春燕再次摸了王耀的头。
        “亲爱的!你、你不说几句吗?”王春燕问道。“不要在摸我头了……”王耀的脸红了起来
        王春燕:妈蛋,秀恩爱狗!
                                         《选自墨城烟柳的日常》
答:

2.请根据情景选择最佳答案:
    一日风和日丽,吃完晚饭后亚瑟希望与王耀共度春宵,请问亚瑟会怎么说?                      ()
A.耀,吃完饭我们做些有益的有氧呼吸吧
B.耀,我们怎能辜负如此良辰美景
C.耀,你希望先洗澡在上床呢还是先被我上,在洗澡?
D.!

数学:
1.王耀出门去图书馆看书,走到一半发现自己借书卡没带,往回走去,在中途遇见刚出家门也要去图书馆的亚瑟,相遇后两人一起前往图书馆。王耀去图书馆的步行速度保持为5km/h,图书馆离王耀家2km远,已知亚瑟与王耀为恋人关系,请问王耀至少要多久到图书馆?

答:

2.王耀与亚瑟啪/啪/啪时的活塞运动深入的长度L(cm)与时间t(s)的关系近似L=A(亚瑟小兄弟的长度记为A)sinwt,已知t开始计时时,L=0。已知亚瑟一分钟内可做活塞运动40次,求函数关系式。

答:

英语
1.请帮王耀用英语写一篇200字以上的情书给亚瑟。

答:

2.请帮亚瑟根据以上情书回信一封

答:

物理:
物理题干
1.请根据上文举出一个例子说明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答:

2.已知王耀的体重为mkg,小穴与亚瑟小兄弟之间的摩擦力系数为μ,用字母表示王耀当时的加速度的大小,如果亚瑟小兄弟的长度为acm,请表示出王耀要全部吃下亚瑟小兄弟的时间,并求出王耀所受的支持力是正常值的多少倍。

答:

化学:
1.王耀和亚瑟曾经是恋人,王耀不幸死于一场非意外事故,请问作为有病娇属性的化学家亚瑟需要什么来处理后续事情呢?                       ()
A.稀盐酸
B.王水
C.福尔马林
D.氯水
E.烧碱

2.请问作为钡离子的王耀应该和碳酸根离子伊万还是硫酸根离子亚瑟还是氢氧根离子二肥在一起?

答:

政治:
1.请说出王耀公司和亚瑟公司兼并的好处。

答:

2.作为令一公司的总裁亚瑟,请帮王耀提建议,帮助王耀公司避免倒闭。(只需归纳关键点)

答:

历史:
1.请说出鸦片战争的时间,签订的条约,并归纳条约内容,说出条约中,中国丧失了那些主权,英国获得了哪些权利。小香当时被亚瑟带走了吗?最后说出鸦片战争的意义。及香港回归时间。

答:

2.请从中国和英国两个立场,政治经济思想三个角度分析鸦片战争的影响。

答:

生物:
1.请说明王耀每次与亚瑟做过后全身酸痛的原因。

答:

2.请写出王耀与亚瑟做活塞运动时,提供能量的反应式。

答:

地理:
1.请用地形面貌形容亚瑟和王耀的长相。

答:

2.说出伦敦和北京的时差。亚瑟起床时间为伦敦时间七点,睡觉时间为伦敦时间二十二点,王耀起床时间为北京时间七点,睡觉时间为北京时间二十二点,请算出王耀可以给在伦敦的亚瑟打电话的时间。

答:

完整试卷: 来互相伤害

答案将于下次回家公布

此试卷建议高中生食用

有人能全部答对我就开我欠着的车!

【露中】领养关系(R18)

坑深两万五系列

这就是脑洞里的一篇车

今年最后一辆

设定:ABO(慎入)未来星际

少主曾经是伊万的爱人(上过床的标过记的)是皇氏后代,同时和许多高管厚爵之子参加了一个计划(由他父母管理的)成为了第一个实验品,不幸和妹妹一起死在了手术台上。其实是因为某个计划需要,而假死(少主是手术成功而假死,但晓梅是真死)。晓梅因为自身的特殊能力,被亚瑟的母亲使用魔法,成为了一个可以以实体出现的人工智能,被附在了王耀和伊万的定情耳钉上。然后少主被打了一针回到了幼体,重新在孤儿院长大,为了打入某个组织(未想好,他父母也是这个组织的人),后来成功了,负责了人体实验这一块。
后来被伊万的部队把总部(伪)端了,抓住了殉职的王耀父母。王耀被伊万当成了孤儿捡了回去养大,因为思念“王耀”而取了王耀之名。

有点乱

不想看的可跳过

以下正片

      “爸爸……”王耀的小手拉了拉伊万的衣角,脸埋在怀中的毛绒玩具里,“是我做的不好吗?是不是惹爸爸生气了。”眼眶里的眼泪说掉就要掉下来。
       “不是,爸爸在想事情,耀耀做的很对,没有错。”伊万从沉思中反应过来,揉了揉王耀的头发,“乖别哭了,耀耀最好了。”王耀已经今年18岁了,但由于身体的原因,他长的只有11、12岁那么大。
         和他一模一样呢,伊万心中想到。他将王耀抱入了怀里,下吧搁在王耀柔软的头部,情绪又飘到了下午的体检。

       “对不起,伊万上将。”院长坐了下来,脱下了眼睛,拿起桌子上薄薄的平面显示器一脸沉重的对面前的伊万说着,“我想这个必须对你说了,关于你收养的那个孩子。”他轻轻的一滑,一个平面出现在了伊万面前。
       “这是……?”伊万微微愣了一下,看着眼前满是数据的平面,“身体检查报告?有问题吗?”伊万靠在椅子上问道。
       “一点点问题都没有。”院长摇了摇头,用力敲了敲桌子。“没问题?那不是很好吗?”伊万回答道,他抓起椅背上的衣服就想往外走,却被院长拦住了。
       “就是因为太完美了!!我给他做了一次身体内部结构监测!这是结果。”院长从抽屉里抽出一叠厚厚的报告,拍到桌子上,极速的往后翻,“曾经他不是做过一次全身检查的吗?”
        伊万重新坐了下来,皱着眉问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问题就在这!”院长再次从抽屉里抽出姨爹报告,翻到同样的位置,推到伊万面前,“看看骨骼年龄这一块。”
        “这……”伊万仔细对比了两份报告,马上发出了惊呼声,“这,怎么可能?!”伊万站了起来,撞翻了坐在身下的椅子,“怎么可能差这么多?人的骨骼年龄在现代科技下也是不可能改变的。”
        “应该是这个的问题。”院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小巧的耳钉,“因为系统问题,我们将这个脱了下来。”推到伊万面前,“你等会最好重新戴回去。那小子打了麻药才好不容易脱下来的。”
       伊万第一眼就觉得这枚耳钉十分眼熟,他慢慢拿起了那个耳钉。在阳光下,耳钉的一面,清晰的刻着“IVAN”的大字,“这枚耳钉……”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将耳钉收好放在了口袋里。
        伊万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他也有一枚一模一样的耳钉,装在红色的丝绒盒子里锁在自己的床头柜里面,那枚是“王耀”送给他的。
        “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继续问下去了。”院长敲了敲桌子,下了逐客令,“好好照顾他吧。”院长点了点第一份报告里的第二性征一栏下方。
        “谢谢院长了。”伊万鞠了个躬转身离开了。
        “真是不省心呐。”院长等门关上了摇了摇头,看向身后窗外的风景,打开了抽屉的最下面一个。拿出里面的打火机,毫不犹豫的点燃了两份报告,“真是的……”院长看着两份报告在自己面前化了灰烬,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轰隆——!”一声巨响把伊万拉回了现实,他怀里的小孩子正紧紧抓着娃娃,不停地发抖,“爸爸……爸爸……”二话不说抱住了伊万。
        “哗啦哗啦——!”雨下了下来,夹杂着巨响。
         “好了,耀耀乖。”伊万轻拍着王耀的背,暗咒着坏天气,怀中的小孩渐渐松掉了拉着伊万衣服的受。“咔嚓。”清脆的齿轮转动的声音在伊万耳中格外清脆。

        “别动,让我抱一会。”小孩子软软的声音被取代,清冷的嗓音缭绕着伊万的耳朵,软软的身体覆了上来,琥珀色的眼睛在月光下熠熠生辉,他在伊万耳边说道,“好久不见了,伊万。”他亲了亲伊万的耳垂。
       “耀……耀……”伊万搂着了王耀不松手,生怕这个人会再次离开自己,他固定住了王耀的头部,在黑暗之中亲吻了上去。王耀一时愣住了,伊万的舌头长驱直入,舌苔勾过口腔里的任何一块地方,戏弄着口腔内不停躲闪的舌头,两人互相交换着唾液,久久不想分离。王耀不停地敲打着,推搡着伊万,希望他可以停止这场突如其来的接吻。
        伊万顺势推倒了王耀在沙发上,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客厅被白桦,酒和钢铁混杂的清冷气息所浸染。“唔……唔……不……”王耀快要被吻的晕过去了,更不用提闻到空气中熟悉的信息素时。伊万这时放开了王耀,手一遍一遍描绘着王耀秀气的眉毛,眼神中充满了柔情,“这十几年你都去干什么了?”

【以下内容需收费,请缴纳一亿联盟币】

【是否确认支付?】

【是】            【否】

今年最后一辆车buni

以后进入半退圈状态

不过暑假和寒假还是会产粮的

谢谢你的阅读

谢谢我粉的关注

谢谢你们的支持

鞠躬

【朝耀】艳色(R18)

米娜桑,七夕快乐

我来还债啦

150fo点文

调教师耀×模特朝

调教反被操

真不会写系列

刹车……哧——

我好想写的露米啊啊啊啊啊啊啊,米米太可爱啦

明天是露中哦,某位触说发糖就配图的别忘啦

谢谢阅读

鞠躬

【露中】放学后(R18)

放学后是个放飞自我的好时光

最后一篇点文啦(等等还有150fo的点文)

化学老师露×学生耀

我对不起我的化学老师和我的cp

直接上车,丧心病狂的试管play还有下/药/梗


我已经不行了,这个月最后一辆车,150fo的等下个月吧


让我休息几天吧/躺

再多发150fo就要和200fo撞了

你们舍得吗?/泪

谢谢阅读

鞠躬

【朝耀】万恶的避孕药(R18)

发狠话点文第三篇

吸血鬼设定(这个写起来带感)

我的肾已经报废了

为了肉而肉,文力基本报废



        就算是在星际扩张的发达年代,吸血鬼这种古老的生物依旧存在。他们早已没了骨子里的傲慢,甚至与人类居住在一起。有的家族甚至建功立勋,封爵赐地。

       生活在繁荣区星系的亚瑟•柯克兰伯爵就是其中之一。柯克兰家曾经在长老会中占得一席之位,被誉为“吸血鬼中的魔法世家”,其中小儿子亚瑟的一身魔力更是冠绝古今。

       自从星际大开发开始之际,柯克兰家紧跟时代步伐。跟随沙俄帝国的开国大帝——彼得•布拉金斯基,一路上建功立业,最后占得世袭伯爵一位,封地是临近首都的阿尔塞纳斯星系。

       自从亚瑟柯克兰接任来伯爵一位,柯克兰家可以说是几乎退出了历史舞台,隐居于台后。但就算是再战功赫赫的家族也不敢小觑这个柯克兰家。

        因为他们是吸血鬼。

        在阿尔塞纳斯星系,人人都知道身为alpha的亚瑟伯爵有一位可爱的养子,同时也是他的爱人,终生伴侣。

        “亚瑟,亚瑟,我回来了,你在哪?”王耀利索的打开了幽深古堡的大门,扑面而来的寒气还是令他不寒而栗,即使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了。

       “肯定又在书房。”王耀撇了撇嘴,摸着黑走进厨房放下了手里的新鲜食材,将从医院带回来的血袋放到冰箱里。

       他从厨房里的柜子下面拿出了一盏油灯,那可是几百年前的老古董了,轻松的点燃了油灯,动作像是重复了几百遍一样熟练。

        王耀端着沉重的油灯,穿过了阴森的走廊登上了楼梯,很快便找到了书房,正欲敲门之时,门内传来了说话声。

        “亚瑟,这是这次的避孕药的分量,哥哥好不容易才搞到的呢。”王耀马上分辨出了这是弗朗西斯的声音。

       “谢谢你了,腐烂。”亚瑟回答道。

       避孕药?避孕药?

       “话说你要和小王耀就不要做这么多次吗,还省点避孕药呢。”弗朗西斯回答道,“听说小王耀的手艺很不错呢,哥哥想留下来尝一尝,就当作报酬吧。”

        怪不得,我和亚瑟做了这么多次都没有怀上,原来是因为避孕药的原因,亚瑟是不喜欢我了吗?王耀心中竟生出来这样的念头。

        “BAKE!你也是吸血鬼!根本尝不出味道的再说了,阿耀是做给我的,有你什么事呢!”亚瑟似乎发了火。

       屋内传来了走动声,王耀深吸了一口气,礼貌的先敲了两下,再打开了房门,“亚瑟,我回来了。”眼神瞟见旁边的弗朗西斯又开口说道,“原来弗朗西斯也在啊。”

       “小耀都长这么大了。没想到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弗朗西斯想要上前摸摸王耀的头却被亚瑟一手拍掉了,亚瑟一把搂过身体娇小的王耀走了出去,顺带着还狠狠的瞪了弗朗西斯一眼。

       弗朗西斯摸了摸胡子,笑着走了出去。


都别说话了,上车

        “耀,你愿意成为我的同类吗?成为这种不死不老的种族的成员之一,为我生下孩子”
        “我当然愿意了,我亲爱的亚瑟。”


我的脚板从我开始发150fo点文就开始抽筋了,妈妈这好疼啊,是因为肉写多了?等写完我可要缓缓

明天露中老师学生办公室play

敬请期待

还有150fo点文

明天凌晨见

多谢阅读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