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城烟柳。挖坑不填中

微信@愔玖,一起来玩啊

【露婵】一眼千年(1)

甜甜的日常

cp:露蝉

         紫霞第一次见到貂蝉的时候,就曾惊艳于自己眼前小女孩的美丽,这份美丽应该归功于貂蝉的种族。
        “你就是……貂,蝉?”紫霞看着眼前粉嫩的小女孩,不由的泛起来母爱情怀。
         “你就是那位紫霞仙子?”貂蝉一点也没有退让问道。“是的,我是来找你父亲的请问他在吗?”紫霞弯下腰来摸了摸貂蝉的头。
        “请不要摸我头!子龙哥哥说过会长不高的!”貂蝉嘟起了小嘴,很显然对摸头这件事很反感,“我父亲在里面,我出来是迎接你的。”不过貂蝉生气归生气还是没有忘记正事,“请跟我来。”貂蝉有些不情愿的拉住紫霞的衣袖。
         “那谢谢了。”紫霞回应到,跟在貂蝉身后。“不用谢——”貂蝉很有礼貌的回礼。
         走到森林深处的一座木房子前,貂蝉停了下来,“请,家父在里面等你。”“明明很可爱为什么要装的冷冰冰的呢?”紫霞在次摸了摸貂蝉的头,笑着说道。
        “你!”貂蝉瞪了一眼露娜,正要发飙的时候看见了从屋里出来的父亲。
        “貂蝉,你的礼貌呢?白教了吗?”父亲大骂着。“父亲……”貂蝉时候很害怕自己的父亲,身体都涩涩发抖。“大人,我的事很紧急,谈完后我还要向天帝付命,请不要浪费时间。”紫霞看着貂蝉,有些心疼。“那就快点吧。请,紫霞大人。”父亲回应到,“还不快回去,还在这里丢人现眼!”在进去前他仍不忘训斥一下貂蝉。
        “知道了……”貂蝉低下了头,手紧紧的攥着衣角,很快跑远了。
         知道紫霞离开也没有再见一下这位梦蝶一族的小公主。

        “紫霞!紫霞!你怎么又在发呆了,你又想到了什么啊?”熟悉的身影在她眼前晃动,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
       “啊?我睡着了吗?”紫霞问着,她很成功的接受到了自家小公主鄙视的目光,“我梦到了之前的使,小时候的你那么小,可可爱了。”紫霞笑着说道。
         “你个老流氓原来你那个时候就在打我的主意了!”貂蝉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对着紫霞大喊道。“不是很好吗?”紫霞将貂蝉拥入怀中,“感谢能让我碰见你。”紫霞轻吻了貂蝉的额角。
        “我也是。”貂蝉对着嘴唇亲了上去。
        “可是亲爱的,你小时候真的超可爱(⁄ ⁄•⁄ω⁄•⁄ ⁄)。”紫霞在亲完之后说道。

应老攻要求写的

露婵可萌了\(//∇//)\
      

【信白】表里世界——番外一

又是一辆黄车

cp:信白

人物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龙信×凤白

开车链接走评论区↓↓↓↓

欢迎讨论

可以猜猜让李白小哥哥挂念的小姐姐是谁⊙ω⊙

我发现只有开车才会让我知道我的粉丝不是僵尸粉

是不是很失败,狗带

欢迎来撩

谢谢观看

【all邦】长夜漫漫

4p慎入!!!!

萧何,韩信,张良×刘邦(双性)

慎入!!!!

慎入!!!!

设定是刚刚高考完的邦邦,和萧何是领养关系

评论区走链接↓↓↓

完整版

晚安各位

谢谢观看

【all邦】长夜漫漫(4)

4p慎入!!!!

萧何,韩信,张良×刘邦(双性)

慎入!!!!

慎入!!!!

设定是刚刚高考完的邦邦,和萧何是领养关系

评论区走链接↓↓↓

每天会发一点点,就这样

晚安各位

谢谢观看

【all邦】长夜漫漫(3)

4p慎入!!!!

萧何,韩信,张良×刘邦(双性)

慎入!!!!

慎入!!!!

设定是刚刚高考完的邦邦,和萧何是领养关系

评论区走链接↓↓↓

每天会发一点点,就这样

晚安各位

谢谢观看

【all邦】长夜漫漫(2)

4p慎入!!!!

萧何,韩信,张良×刘邦(双性)

慎入!!!!

慎入!!!!

设定是刚刚高考完的邦邦,和萧何是领养关系

评论区走链接↓↓↓

每天会发一点点,就这样

晚安各位

谢谢观看

【all邦】长夜漫漫

4p慎入!!!!

萧何,韩信,张良×刘邦(双性)

慎入!!!!

慎入!!!!

设定是刚刚高考完的邦邦,和萧何是领养关系

评论区走链接↓↓↓

每天会发一点点,就这样

晚安各位

谢谢观看

【邦信】我的妈妈是将军

又名刘盈小朋友的血泪成长史
又名我的爸妈来自未来

cp是刘邦(穿越)×韩信(女体,穿越),陈平×张良(女体)等等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大家



我的妈妈是大将军,第一章
        天色微亮,天空中飘着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寒风呼啸。
        “太子殿下这么早就起啦。陛下和齐王殿下应该还没起呢。”站在一旁的女官笑眯眯的说道,“要可怜殿下多站一会吧。”
        大家好,我是刘盈,年9岁,是个正直的四好青年,我现在再等我的爸妈起床(他们私下里姑且让我这么叫叫)做每一个太子应尽的责任,请早安。
        但是,他们两个就不能尽一下爸爸和妈妈的责任吗?每天网上腻腻歪歪在一起,做一些不可名状的事情,每次他要粘妈妈的时候,爸爸总会把我推出去,关上门,扑倒妈妈,美其名曰,造小孩,用英文来说就是make love。
        九岁的小太子刘盈不只一次的感受到了世界对他的恶意。
        “刘季,滚你妈犊子,现在是白天,不是给你发情的时候。”在刘盈宝宝都快冻傻之时(请安前刘盈必须站在寑殿外的规定是刘老三嘀)寑殿终于传出了声音,物什重重的到底声响起。
        “陛下不会和齐王殿下打起来了吧,齐王殿下会受伤吗?。”某个新来的小宫女问道。
        “你要习惯,这是陛下的日常。”女官教导道,“传令去御膳房,陛下已经起了。”
        刘盈搓了搓自己发红的小手,心想到:小姐姐!你想的太简单了,你对我妈妈一点都不了解,你应该担心我爸爸,不是我妈妈。刘盈早上最享受的那一刻就是听到那一声清脆的落地声,被刘老三压迫的心情就会烟消云散。
        “雏儿……轻点……你这是想要谋杀亲夫吗?”接着宫殿里传来了杀猪般的叫声。
       “哼,谋杀了你我就和子房私奔,给陈平和你带绿帽子。”齐王殿下回答道,“快点你,盈儿可已经在外面等了,看看你懒成什么样,连衣服都要我帮你穿(朝服很难穿的(ಡωಡ) ),你还说你之前管着一家跨国公司(划掉),老娘当年是怎么会答应你的。”
        “不告诉你……”
       (请自行脑补口水交换的声音)
        “你个现在脑子里只有哔——的玩意。”齐王殿下吼道。
        然后,你就可以看见穿着玄色朝服的皇帝陛下飞了出来。
        “殿下!你怎么能踢陛下呢。传太医!”我们的女官姐姐很荣幸的再次被我妈妈吓晕了过去。
        “停停停。”刘邦拍了拍身上的雪站了起来,叫住了要去叫太医的太监,“朕无大碍,不用劳烦太医来了,去御膳房传膳吧。”
        你们没看错,站在别人面前一本正经,站在我妈面前一脸流氓,站在我面前一脸不怀好意的顶着一头基佬紫头发(张良语)的是我的父亲,当今圣上,刘邦。站在内殿里,喘着气,脸上还有些潮红的,一看就知道和我爸爸发生了一些不可名状的事的有一头鲜亮红色头发的是我的妈妈,当今齐王殿下,朝堂上唯一的几个女人之一,韩信。
         还有我很想知道,为什么红头发和紫头发会生出我一黑头发来。
        “儿臣刘盈参见父皇,齐王殿下(母后),父皇,齐王殿下早安。”虽然刘盈的内心充满了xxxx的念头,但仍是刘盈第一个镇定的行了礼。(明明是看多了)
       “盈儿,平身。”我亲爱的父亲大人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说道,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我就知道我今天不会好过了。
        上天啊,你为什么要赐我一对,如此极品的父母给我!刘盈的内心泪流满面。
       

…………不存在的分割线…………
第一次写邦信,请王者荣耀圈内的各位看官多多指教,文笔不是很好,偶尔会飙个小车

有评论的写个评论,没评论的可以点一下爱心

不介意私聊,深入交流请私信

想找一位和自己爱好差不多的人,互相催更,互相改改文章

谢谢观看

【露米】爱上你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好的事情(上)

露米!露米!露米!

后面会开车!

ABO向!

不懂的请借鉴前文↓
绝对指令(上)绝对指令(中)

副CP:朝耀

绝对指令的番外,给某位同学的生贺

(1)
帝国247年,首都星
       “爸爸,爸爸,爸爸……”安雅伏在床边拉着阿尔弗雷德干枯的手,“求求你,别死别死。”
        “安雅……我的孩子。”阿尔弗雷德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安雅的头发,“你爸爸……去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想,去见见他了。别伤心了……我的孩子,我已经活了这么久了,我也心满意足了。”
       “安雅公爵!”突然有人扣响了门。“我不说了任何人不得打扰吗?”安雅说道。
        “是我。”门被推了开来,“我是来看叔叔最后一眼的。”
        “罗莎……我的好侄女,我有多久没见过你了。”阿尔弗雷德看着推门而入的罗莎,向她招了招手。
        “叔叔,你就快要死了,你又快要重生了。”罗莎上前摸了摸阿尔弗雷德的额头,“和伊万叔叔当时一样,面向死亡却浑身充满了生的气息。”
        “孩子,你在瞎说什么,死了就是死了,哪有人生重来一次这种好事。”阿尔弗雷德摸了摸罗莎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后笑着说道。
        “罗莎、”罗莎顿了一下,刘海下光芒一闪,“从不说假话,恭喜你了叔叔。你会完成你的愿望的。”
        “傻孩子,你以为你身体内有‘荣耀’就什么都可以做到了,你也太傻了,这么多年多少人为这个死了。”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轻笑道,他很明显想到了……
         他?曾经被他执着认为是情敌的人。
         “叔叔你这样我多说也无益了,罗莎就先行告退了。皇宫还有很多事还要处理呢。”罗莎失落的叹了口气。
        “去吧,孩子。你能来看我一眼我就很开心了。”阿尔弗雷德拍了拍罗莎的手背,“安雅,去送送罗莎。”
        “是。”安雅送了罗莎出了房间。

         “罗莎……你说爸爸挺不挺的过今天……”安雅问道,“你直接说好了,我相信你的能力。”安雅的手握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不能。当月光照到耄耋之时,即魂魄归去之时。圣人将引领他通往新世界。”罗莎停了下来,拍了拍安雅的背,“这是我预言到的。你自己想想吧,叔叔已经寿命已尽,无力回天了。别再尝试了,放他走吧。”
        “爸爸已经走了,我不想再失去他了……”安雅失声哭到。
        “总有一天你们会再团聚的,在新的世界。”罗莎再次拍了拍安雅,意味深长地留下一句话走了。
(2)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醒醒,醒醒……”
         皎洁的月光铺满了床铺,给暗色系的房间装点上了一层神秘的银纱。
        “你是……”阿尔弗雷德模糊中看见一个人影在推自己,朦胧的月光给他更加增添了神秘。
        “活这么久都忘记老朋友了吗?”那人想到,“是不是早先年多吃了写油脂,到了晚年脑子被油脂填满了?嗯?”那人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不是早先年一直把我当情敌的你忘了?”那人有些气愤的说道,“某些人啊,当年可把我害惨了。”
       “你是……你不是……”阿尔弗雷德有些不相信自己眼前的人影,艰难地挥动手想要去触摸他。
       “你都这么老了,现在都动不了了吗?”那人坐在床边,手拉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年轻时的报应啊。”
        “有温度的,有温度,是暖和的……”阿尔弗雷德激动的留下了眼泪,“你现在还活着,亚瑟是不是也还活着……是不是……”
        “傻孩子,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愧疚?”那人摸了摸阿尔弗雷德的头,“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在意。他当然还活着啦,不要太快活了,天天和伊万顶嘴呢,他还说当年就不应该将你嫁给伊万那个短命鬼的。”
        “王耀!现在是我比你年龄大,别乱摸我头叫我傻孩子。”阿尔弗雷德根本没听出来刚刚那句话的注意点,“等等,你说,伊万还活着,他还活着。”阿尔弗雷德摇了摇王耀的手。
        “你个傻的,这么久才反应过来。”王耀笑着又敲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头,“他当然还活着了,我们都在等你啦,阿尔弗。伊万已经等了你那么多年了。”
        “那个傻瓜,害我伤心了那么久。”阿尔弗雷德喜极而泣,擦着眼角边的泪水。
        “阿尔弗雷德,你愿意和我走,离开这个世界。”王耀发出了邀请。
         “我……我……”阿尔弗雷德做了很长的停顿,似乎是在犹豫,“我愿意。”
       “那好,”王耀似乎是料到了这个结局,“这个过程有点痛哦,要忍着点,一觉醒来你就可以见到了伊万啦。”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
       王耀的手在阿尔弗雷德额头一点,从他身体里取出了一团金色的烟雾,装在了玉瓶中。
        “重生吧,阿尔弗。”王耀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准备转身离开。
        “准备走了?”房间的阴影走出来了一个人,熟悉的声音问道。
        “嗯,这次我就是来接收阿尔弗的。”王耀的身形顿了顿,回答道。
        “你还会再来吗?”那人继续问道。
        “会。”王耀做出来肯定回答,“我不会抛弃任何一个的。”
        “你们俩当年不就是抛弃了我吗?!我亲爱的父亲!”罗莎质问道。
        “当年……”王耀失神了一会,“当年是个意外,我和亚瑟也尝尝为这件事而愧疚。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罗莎。超出了我和亚瑟的想象。”
       “我,我就是不明白,当年到底是这么了,死的死,伤心的伤心。”罗莎哽咽着说道。
        “下次等我来接你的时候,你会明白的罗莎。”王耀的身影渐渐在月下模糊,化作一阵烟雾消失了。
       罗莎随着王耀的消失,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身影也随之融入进了黑暗
        帝国247年,前布拉金斯基公爵夫人,亚瑟大帝的亲弟弟,拥有上将军衔的阿尔弗雷德殿下在月光下结束了他的一生,享年286岁。与其丈夫布拉金斯基公爵共同安葬于科尼金斯基公墓。

(2)
联盟298年,英吉利王国
        “听说了吗?那个被插到联盟里的布拉金斯基公爵长子居然突然之间回来了,还直接面见陛下了呢 。”
        “是啊是啊,可是亚瑟王子亲自去空间站接的呢。听说可是带了个粉嫩的小男孩回来呢,像是从东边地区来的。”
        “诶诶,这我也知道。有人猜是这位公爵继承人的儿子呢。听说回来就住在公爵府中呢,不会要公开是……承认身份了吧……”
        “闭嘴!”清脆的瓷器破碎声打断了侍女们的窃窃私语,刚刚摔杯子的少年正气汹汹的叉着腰。两个侍女一惊,连忙行礼,“阿尔弗雷德王子殿下。”
       “你们两个是不是放松放习惯了,不找事情去做,还在这里嚼舌根!”阿尔弗雷德破口大骂道,完全抛弃了王室礼仪,看来是刚刚的话完全激怒他了。
        “好了,阿尔弗。”坐在桌前品茶的男子说道,“你的行为该改改了。”男子眉头紧皱。
         “亚瑟王子殿下!”两个侍女再次惶恐地行礼。“退下吧!我下次不想听到这样的话了。”
         “是……是!”两位侍女慌张地跑开了。
         “阿尔弗,”亚瑟将视线转会到了这位自己的亲弟弟身上,这位小祖宗简直是亚瑟的心头肉,也是亚瑟最为头疼的。其捣蛋的能力在首都星也是数一数二的,“伊万带回来的小孩已经十六岁了,我们给他测过骨龄了,只是表面看着有些小,你也不要听别人的谣言,按照年龄算他不可能是伊万的儿子。”
        “我知道错了,不该发火的。”阿尔弗雷德嘟起了嘴,有点懊恼的说道。
       “亚瑟王子殿下,伊万子爵带着王耀觐见陛下,陛下请您过去呢。”茱莉亚打断了他们兄弟俩的谈话。
        “茱莉亚女官,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不能让父王久等了。”亚瑟回礼,站起来说道。
        “我去父王那,别捣乱了,知道吗,等会乖乖回去上课。”亚瑟摸了摸弟弟的头,嘱咐了一番,跟着茱莉亚走了。
        “讨厌。”阿尔弗雷德用勺子用力搅了一下红茶,生气的嘟起来嘴。

我似乎很久没更新了……

每次想码文手机就自动关机不能怪我/正直脸

似乎绝对指令没跟完我就开更番外了/哭(´;︵;`)

我得谢谢我的绝对指令,他第一次让我感受到了有人读我文的快乐

他也帮我破了100fo,我好像后面开车长粉比较快/泪_(:з」∠)_

不过还是谢谢你们的关注,谢谢你们

爱你们(ɔˆ ³(ˆ⌣ˆc)

最后说一句,能给点评论么,没评论真不知道自己文笔怎么样,跪求评论啊!
我的评论比我寒假刷的试卷都少

最后

鞠躬

墨城烟柳多谢你的观看

希望能给出你的评价

谢谢

逃婚

和罪徒是一个系列的

        大概谁都知道,东边的东临岛的底端是一座监狱,曾关押着四岛九洲罪大恶极的囚犯,不过在东临岛与北雪决裂,这里就不再关押罪犯了。
        这里关押,不,应该说是禁锢的是东临岛的前任岛主,东临龙族的前任族长,王黯。
        关于王氏兄弟与布拉金斯基一族的故事,先放到一边,我还是来讲讲让西魔霸王丢进脸面的事吧。

        东临岛底部的黑水监狱迎来了他的熟客。
        熟悉的脚步声,惊醒了黑龙。他张开双眼,在看清来人之后,又闭上眼睛。
        “你有来干嘛?不是叫你不要来了吗?外面人起疑心了这么办。”黑龙哼了一声说道。
        “没,办法……哥哥你又不在族内,上次大战,我族几近被灭,再加上你一离开,就没人来撑场面了。东临已经势弱了。西魔一直在给我们施压,北雪也是,自从上次把他送回去过后,那孩子就没正常过……”被黑斗篷这的严严实实,在听着语气,是个四岛的人都应该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吧。
        “哥哥有心也无力啊!”黑龙叹息了一声,化成了人影,一条条锁链囚住了他的四肢。他的身后是一副冰棺,“这诅咒囚住了我,让我哪里也无法去。”
         “可是,可是……”王耀欲言又止,“咳——咳……!”巨大的咳嗽声,响彻了整个深谷。
        “你……这又复发了?!”王黯顿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听说北皇已经病入膏肓了,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吧。他,又生效了。”
        “不过,这有少了一次,等剩下一次来完以后,我大概也就可以放心休息闭关一会了。”
        “因为我也是苦了你了。”王黯回答道。
        “我有东西想寄存在哥哥这。”王耀的手中对了一枚金色的内丹,王耀上前,将金丹放在了王黯真好够不着的地方。
        “这是……你的龙丹?!王耀你疯了吧,这会折寿,折修为的!”王黯喊了起来。
        “还请哥哥保管一下。”王耀说完就转身离去,不停王黯的叫喊。

        “大哥。”王嘉龙看王耀从谷里走出,轻唤了一声。“恩。”王耀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张苍白如雪的面庞,“听说,霸王那边的聘礼送过来了。”王耀没有停下脚步,王嘉龙跟在他身后。
        “是的,婚期也订好了,长老们也同意了,晓梅和濠镜正在凑点您的嫁妆。”
        “准备了也是无用功,我迟早要负了他的。”王耀叹了一口气,瞬间不见了踪影。王嘉龙愣了愣,许久才跟了上去。

        “你说说,这么会这样!很好的人怎么就不见了?”王嘉龙不停的在大厅中踱步,很显然,作为今天主角之一的王耀失踪了。
        “不会是因为我们逼他了吧,生气了,逃跑了?东临龙族族长怎可如此不为岛上苍生所想。”坐在一边的三长老哼声道。
        “老三,噤言。小耀不是这样的人。”坐在首座上的老妇人说道,“自北皇开始生病那天起,这小子就开始不正常了。定是有什么心事。”
       “阿姐的意思,不会是小耀和北皇有那么一腿,两人逃婚了吧。”坐在老妇人下手的老者说道。
        “不可能,前任北皇可是差点害死了大哥的。他们绝对不可能的。”王嘉龙抢白道。
        “小子闭嘴,我们几个说话岂有你插嘴的地方。”一直没有动静的四长老出了声,“我认为阿姐说的不是全无道理。”
        “什么都没有道理的,愿不愿意本王交流一下?嗯?”一道身影跨入了大厅,环顾了一下,皱眉道:“我家耀呢?”
         “霸王!兄长还在里面,请您稍等一会。”王嘉龙做揖道,额上不停的冒出冷汗。
        “哦?还没好吗?那本王等一会也无妨。”亚瑟轻车熟路的搬过凳子坐下。
        “不用等了!”三长老第一个受不了这诡谲的气氛,突然拍案而起,“那不孝子已经逃婚了。”
        亚瑟的眉毛一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在说什么?”身旁的木椅瞬间化为粉末。空气中的元素因亚瑟的愤怒而震动了起来。
        “亚瑟柯克兰!”一阵龙吟响起,压制住了元素的暴动,“你别以为你被封西魔霸王就可在此胡闹!”老妇人啪桌而起,强大的龙威在空间内蔓延,两股强大的势力碰撞,所有人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老三!这件事完后给我去黑水死牢待个几年,好好改改你的脾气!”老妇人向三长老下达了最后通碟。
        “姑奶奶何必如此生气呢,三长老本来就欠收拾,您又不是不知道。”有人含笑从没叫走了出了。
        “你不是他……”亚瑟看了一眼王黯说道,“身上又有他的味道……”
        “我当然不是他了,我做东临岛主的时间都比你的岁数大。”王黯笑着说,“我可以告诉你,王耀已经不在东临岛了,他现在在哪我知道,但不可以告诉你。”
        “你!”亚瑟咬牙切齿的说出了一个字。“下次四岛会议前我会告诉你他在哪,但是也请你不要怪我的弟弟,他自己也是迫不得已的,他连自己的龙丹都留了下来,现在放你那吧。”王黯将手中的龙丹扔到了亚瑟手中,“时间一到,你只会找到。请回吧,西魔霸王。”
        “哼!”亚瑟拂袖而去。
        “希望你能早点回来吧。”王黯嘴角慢慢的留下血迹。王黯的身侧裂开了空间裂痕,一条条锁链将他推了回去。
        “都是我的错啊!”

我觉得再写下去可以开个小短篇了

下次就讲老王为什么要就伊万的原因

18好开始日更

考完试了有些莫名激动